晴雪之北

我将根绝一切毒物,一切害物。

在南丁格尔面前起誓。

一个在理想与现实里拼命挣扎的人

不想打字了

从以前发在ins上的图片抠下来了


还是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考研政治感慨


徐涛绝对是做慈善的


他简直就是怀着一颗做慈善的心去讲考研政治


考完我要写千字小论文往死里夸他

距离考研还有六天


濒临完全崩溃

我是什么。

说一个让我特别心动但是特别难过的男孩子


他是我在托福班上认识的,是那种从小就立志做一个物理学家,然后继续现在在南大的物理系,已经申请到了伯克利的物理系研究生。


是那种特别罕见的,能把年幼时那些伟大的想法践行并且实现的那一类天之骄子。


我几乎对他是一见钟情。


他有着,特别好看的眼睛,明亮而睿智,不像雪后空旷,像浩瀚银河。


眼睛的形状是漂亮却不轻浮的桃花眼,一般桃花眼都会给人特别轻浮的感觉,他却用他的学者气质和绅士风度完全的抵消了,只有那种漂亮,像初春盛放的桃花,盈满月光下的桃花。


漫天繁星映花影,月光倾泻进我心。


当时,我坐在后排的位置上,因为是进阶班,班上大部分人都认识,我很好奇那些陌生人的颜面,就一直悄悄的盯着门口,期待可以认识新的同学。


他就那样推门而入。


我对上了那双眼睛。


也就是那时候我第一次理解那句:“人が恋に落ちる瞬間を始めで見てしまた。”


也就是那之后,我变得开始奇怪,开始手足无措,因为那是在我结束了漫长的一段暗恋之后第二个喜欢上的男孩子,在那之前我本以为,我已经再也没有拥有喜欢一个人的能力了。


可我还是义无反顾的跳进了再一次的暗恋中,直到现在,已近两年。


他身上有那种对知识最纯粹的追求,体贴,细致入微,并且温和活泼而谦逊,他听闻我学的是中西医结合专业,觉得我特别的厉害,看到我能把一本营养学背下来,觉得我记忆力特别好。


我其实特别想告诉他,我学的只是护理,在13年才被确立为临床一级学科,时至今日社会上还对我们护士有很大的偏见,甚至在丁香园里我都能看到有些自称前护士的人说“护士好睡”,“护士不干净”,这样对我们职业巨大侮辱的话,可遗憾的是,有很多人点赞她的话语。我并不清楚点赞的缘由是因为确有其事,还是因为固有偏见。但事实上,在我实习的医院,只要有实习生或者年轻护士与科室医生恋爱,就总避免不了非常难听的风言风语,这也是为何我一直对所有临床大夫避尤不及的重要原因。也许会有很多人说,自由恋爱何必管他人唇舌,可惜这是一个科室,是我的工作环境,我无法做到在这样一个相对封闭的小团体里被人指指点点甚至侮辱还当作无事发生,三甲医院临床工作量之巨大,我实在无力处理工作以外多出来的人际关系,那只会把我自己逼向坠落的深渊。


这也是为什么即使实习的时候碰到结缘的麻醉医我会婉拒,碰到心内科的小哥哥也就只是花痴,尽管对方对我非常温和而且照拂颇多。


至于中西医结合,我无法开口的是,只有中医院校愿意接受文科生踏入医学的门槛。


文科生不可以学医,这其实是一个完全无法逻辑自洽的命题。如果让我铁下心去学大学物理,生物化学,高等数学,相信不会比大多数人差,我大二的时候铁了心要学药物代谢动力学,在没有任何高数背景知识的情况下我修到了A的成绩,并且完全理解了每堂课老师所讲的东西。我的医学生物学和组织学修到了全年级第一的成绩,药理学,生理学都在年级前十,我甚至敢断言,我的基础医学科目修的要比大多数临床专业在读的医学生要好得多。甚至夸张到有些我校我认识的,比我低一届的临床同学来请教我药理和生理。


此外,我个人觉得,在医院的工作的大夫应该知晓,临床技能拼的不是这些基础数理,拼的是临床观察实践思维,拼的是外科手术技术,拼的是你对前沿内科学外科学的了解,拼的是临床病例,拼的是命。


从不是一个所谓的log或者芳香烃就可以简单的定义临床医学。


却要承受那么多的非议,即使用这些我认为足够优秀的成绩,也堵不住一些人缺德的嘴。


我很自卑。


虽然是个一本的专业,但我周围大多数人都会说“本一上个这个专业真是亏死了,赶快考个研究生转行吧。”


虽然我考的是北医的护理。


从一开始我还会向那些临床的带教护士(我们称为老师)解释,到后来索性就顺着她们说,“啊对啊亏死了。”


即使我每次听到都会觉得不甘与委屈。


我不想因为思想不同而变相出众,那只会招来非议,招来白眼,甚至会在实习的时候给我穿小鞋,故意不让我下班等等。而我也会变成她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痛苦。


所以我选择了泯然众人矣。


也许有人会问我,你为什么选择这个专业呢?为什么不去读临床医学呢?


其实我的成绩是够的,但只是因为我选择了南京,江苏的考生报考南京总会要承担虚高的分数,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不能埋怨别人。


高三的时候我经历了很大的挫折和磨难,经受了闹到校长办公室级别的非议和风言风语。个中缘由我已不愿叙述。当时我的愿望是可以去南师大读历史,从高一就开始通读二十四史的我,平生最大的理想是去英国读艺术史。在老师和校长的帮助下我得到了我市研究性学习的一等奖,是关于淮海战役的相关论述。我的历史老师和我说,如果我能考过一本线,她就帮我进入华中师范大学的历史系,到时候我这个小小的研究性学习就可以改一改发文章。


结果,我离一本线差了5分(护理是在我大二升到了本一),老师失望之余删除了我的联系方式。


我很对不起她。


所以我格外的羡慕他。


他能从一而终的完成自己最初的理想,而我在高考这一人生转折的时候,最终与我前18年的理想失之交臂。


我再也不能学历史了,我在高考完成绩出来之后痛苦的和我的好友说到,所有人都在祝贺我,我有大学上了,还是南京的好学校,而没有人懂我失去理想的痛苦。


我甚至都不敢在家里人面前露出眼泪,只能跟着他们一起开心,一起笑。


或许就是从那个时候我开始学会了表里不一,学会了压抑情绪,学会了毫不外露。


所以我是这么的羡慕他。


他活成了我理想中的样子。


而我,面对他,是那么的自卑。





tbc.


太晚了我还要准备吃药睡觉,明早要迎接三甲医院审查,距离考研初试还有12天,羡慕tag里挥斥方遒的太太们,我已被现实打败,成了苍老的年轻人。



不行

我就是要激情摸鱼

考个屁不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