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雪之北

我将根绝一切毒物,一切害物。

在南丁格尔面前起誓。

情報君黑羽さんʕ •ᴥ•ʔ🍎:

【INFO】中原中也記念館(山口市)のコラボイベント第2弾は1月21日まで開催です!中原中也記念館ならびに湯田温泉の皆様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足を運ばれる皆様は展示やスタンプラリーなど是非楽しんでくださいね! bungo-stray-dogs.jp/news/?news=col

切爱丽已经在写了然而我现在是一个大写的累到爆炸

看到这么多人饭上我喜欢了这么多年的男神真是心情复杂

呜哇cp饭离我远一点

我一直是站老段x他老婆的

严肃的吐槽

反正这里没什么人我就说实话吧
大学的社团经历真的都很辣鸡
一个是杂志社。我还记得当年打鸡血的我说出了“不想弃文从医,我想既从文也从医”这种现在看起来天方夜谭的屁话,熬夜到四点打鸡血写社评和稿子,结果无人问津。费尽心机编辑的公众号小短篇,附和之人寥寥无几。有人说我们曲高和寡,有人说我们不识时务。还有人指责我们口出狂言,让我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言论封闭,言论控制,言论不自由。
杂志社里面的文人做派也是令我某种程度上的大开眼界,似乎文人就该清高自持,就该目视清风书笔卷,不闻天下世事严。只要写好自己的文章就好,所有的应该成型的管理模式一概全无。这是一个社团不是所谓的竹林七贤,哪有地儿盛你的建安风骨,放旷跋扈?写文章不是为了自我满足,是为了“兴观群怨”。孔夫子的书读的到多,可否是读进狗肚子里去了?试问有多少人只是为了找个地方发泄自己无处安放的青春悸动,又或者是成长韶华的唯心思考?高中真是把这群诗人给憋坏了(滑稽)有没有真正的想过要办一个杂志社?要办一个为了所有人有地方发声,有地方发光的一个杂志社?从然学长圆学姐走之后,我相信,除了欣学姐,没有。
欣学姐临走前要交给我这个烂摊子,我不是圣人,我不接。唯我一人就算虽千万人吾往矣也不过是飞蛾扑火灰飞烟灭。我不是圣人,没有人的陪伴我做不下去,我有我的在医学上的理想和抱负,我做不到。我对杂志社有感情,我受不了它亲手毁在我手上。我做不到。
杂志社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从此封笔,我不会写文章了,也不会再写文章了。
第二是校会
我这冷言旁观一年,给我的唯一感受就是,垃圾。
好好的接待非要搞的奇奇怪怪(这个形容词已经是我可以给出的最温和的了)内部派系林立,杂乱无章。20出头的年纪就有靠人上位,就有唯首是瞻。还记得我高二写过一篇文章叫做《我们因为年轻而高贵》试问这群人虽然生理年纪尚轻,但是已有多苍老?背影蹒跚面目狰狞的年轻人们,你们在追逐名利的时候敢不敢停下来照照镜子,看看你们未老先衰的面颊。我愧与他们称为同龄人。
我不否认为了自己谋取利益是错,天大地大自己为大没有什么问题。可是要赢就赢的漂亮,拿实力说话。上层路线可以走,但问题是脸就不要了吗?同样都走上层路线,我比你能力强,凭什么你最后靠人上位?联络领导是一种沟通技巧,这是一种很厉害的能力毋庸置疑,可人做人得要脸啊,不能为了那一点目的,什么都往外拿。要我说这不叫沟通技巧,这叫自轻自贱。
行吧夜深了,很久也没这么犀利过了,大家看个热闹。若各种能有引起共鸣或者引发思考那再好不过。不过,这些种种也都是过去,现在已经和我无关了。

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嘛qwq